紅嶺創投董事長周世平有點怒了

2019-06-13 20:06:25

繼公開“催債”之后,周世平開懟四大AMC之一的某資產管理公司,稱即日啟動訴訟。

6月12日,周世平對外稱,根據某資產管理公司與紅嶺創投的合約,2018年6月28日正式到期,本金三億元及利息、罰息等至今未能處理,紅嶺創投本著友好協商的態度多次溝通,但至今未有明顯進展。“貴為四大之一,這不是你應該有的態度,即日起啟動訴訟程序,対不起,曾經耐心等過你。”

雖然周世平未具體點名這個四大之一的資管公司,這個被催債的資產管理公司正是長城資產內蒙古分公司。

長城資產分公司回應:已正式由第三方重組接盤

早在4月9日,周世平在官網發布“催債”帖稱,2017年6月,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當地政府的推動下,開發商內蒙古聯發房地產在紅嶺創投借款3億元,綜合利率為年化15%,借款期限12個月,到期一次性歸還剩余本金,并引入了擔保方中國長城資產內蒙古分公司為此項目兜底回購。

但是,內蒙古聯發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在紅嶺創投的貸款已經出現逾期。截至2019年3月25日,貸款本金余額3億元,利息加罰息共計652.87萬元,利息、罰息和滯納金共計5197.04萬元。周世平此前已表示紅嶺創投在正準備起訴中國長城資產內蒙古分公司,確保債權收回。

中國長城資產內蒙古分公司此前回應稱,“項目逾期后,由于房地產監管政策的變化,公司收購這個房地產項目的方式已經難以實現。

從今年4月到現在,可能項目處理沒有進展,周世平才對長城資產發起訴訟。

6月13日,長城資產內蒙古分公司有關負責人緊急回應《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說,“我們和紅嶺創投老周保持著溝通。這個房地產項目,現已正式由第三方重組接盤,目前第三方已進駐,會優先支付紅嶺創投5000萬元,等項目全部完工之后,還有十幾億的銷售回款,也會優先支付給紅嶺創投。如果回收尾款不理想,第三方也會支付紅嶺創投剩下的錢。”

該負責人解釋說,其實欠錢的不是我們,而是內蒙聯發房地產,他們融資,我們做回購,收購這筆債權,因為現在政策有調整,收不上來,但這個過程中,我們積極努力,幫助房地產企業引進第三方重組,現在已簽訂了托管協議。

一名金融機構人士表示,按常規來說,既然已簽訂協議擔保回購,不管什么政策原因還是市場等原因,都應該履行合同,由擔保方兜底負責。

作為行業最大的P2P平臺之一,紅嶺創投宣布“三年退出計劃”之后,周世平一直在為“錢”奔波,甚至直言平臺現在急需解決的核心就是“收債、收債、收債”,以滿足流動性需求。

5月29日,周世平發帖稱,平臺線上線下總兌付本金規模260億,目前重組洽談進展順利,有望在上半年正式形成落地方案。他同時直言,現在紅嶺創投的兌付方案已經確定,根據可行性,今年能夠收回的資金,在40億元到50億元之間,這里面包含正常的項目回款和不良項目的清收等。

“紅嶺系” 各個網貸,包括紅嶺創投、 億錢貸等平臺線上線下總兌付本金規模260億,這個待償金額確實不小。截至目前,紅嶺創投共對投資者進行了八次兌付,合計兌付了6億。

6月2日,周世平發貼回應投資者的諸多問題中,紅嶺系各平臺重組的進展仍然備受關注。周世平表示,雖然面臨各種困難,而且今年二、三季度應該是最困難的時期,各種因素內外交困,但是不應該只顧眼前的困難去賤賣資產。選擇三年清盤,引進機構重組更多是為今后考慮,將資產有序清理變現,發揮其最大的價值才能讓清盤更具安全性、確定性。

股票平倉危機

屋漏偏逢連夜雨。

在200多億元的待償壓力下,一邊各類資產遭遇回收難,另一邊則是迫在眉睫的強制平倉。

6月13日,深南股份(002417.SZ)發布公告稱,公司大股東周世平于2019年6月11日繼續被動減持3042000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13%,成交金額19991490元。周世平質押的部分公司股份存在被質權人首創證券進行處置而導致繼續被動減持的可能。

公告稱,因股權質押業務被進行處置而導致被動減持的股份數量合計為6016900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23%,成交金額合計為人民幣 39968344.45元。本次減持后,周世平先生及其一致行動人紅嶺控股有限公司合計持有公司股份73663214 股,占公司總股本的 27.28%,周世平先生仍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

此前6月3日,深南股份披露大股東周世平所持股份可能遭到首創證券強行平倉的公告,股價遭遇了開盤跌停。這份公告顯示,周世平所持該公司股份因股票質押回購業務,近期可能將遭首創證券被動減持12.81%。

據了解,周世平是在2016年7月在首創證券辦理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質押到期日為2019年7月12日。6月2日,周世平在紅嶺創投社區公開回復出借人稱,周世平質押股份總數為3458萬股,融資金額為1億元人民幣,質押式回購合約 “并未觸及平倉線”; 深南股份公司主營業務經營正常,并購正常推進中,即將迎來業績拐點;紅嶺系各平臺已初步穩定而且跟上市公司有防火墻隔離,不會傳導風險。

深南股份此前表示,周世平仍在積極與首創證券進行溝通,努力通過在合約到期前購回等相關措施,盡力避免或降低本次可能被動減持及可能發生違規減持的不利影響,妥善解決可能被動減持的問題。

目前,深南股份的股價一直處于低位徘徊。在2016年7月,周世平簽訂股份質押回購合約時,深南股份股價仍在15元左右,三年后,深南股份的股價已經跌至6.5元,跌去將近6成,且一直處在“保殼邊緣”。

2018年年報顯示,深南股份營收為1.81億元,較上年同期的1.05億元增長73.30%,但是歸屬股東的凈利潤為-4906.78萬元,較上年同期的767.18萬元下降739.58%。

目前,上市公司的平倉壓力,還有P2P大量不良資產待處置,“老周”目前身上的還錢壓力可謂不小。一名市場人士表示,紅嶺創投是曾經最具影響力的互金公司,老周也是最陽光的老板,紅嶺創投解決眼下困難,走出危機對穩定市場都有重要意義。